江晓

三部闾:

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脑中一直回荡着
"金凌,给你看一个大宝贝~~~~"    
"放....放开,我自己会走(脸红)"   

我对不起温油的思追_(:::з」∠)_

老实说这软件自从下载下来,我就没更新过。一直用旧版😂

松香雅韵:

呃......之前没用过LOFTER,不过看到评论好像大家都挺支持旧版,就这样。看到的可以帮忙转发一下

离思🌸:

于是先码着

英雄迟暮:

是这样的,我找到了旧版的lof可以下,挺新的,也不用下其他的APP,如果不喜欢就旧版的,你们就点这个链接吧

http://wap.eoemarket.com/apps/show/id/84902


看到的可以帮忙转发

第一张好甜

1 2 3:

控制不住摸傻diao图的手

今后一定少摸鱼!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了……


聂大:三弟好像有点不上镜。

瑶妹:多谢大哥美意但三弟并不需要。

聂大:?三弟踩我脚是想垫的更高一点?

…………

蓝大:咦,刚才拍照的时候阿瑶的身高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瑶妹:虽然我矮但是我脸小啊


【江澄一人向】白鹭晚吟江秋旧时节,不知当年当念不当念

肥粥今天更新了吗:

我的妈耶,我把自己写哭了!感动了自己简直可还行
有些情感产物,纯属催泪没有历史考究!






金凌小时候问江澄,金子轩和江厌离是什么样的人。
江澄说,你的父亲刚正不阿,你的母亲温柔婉约,是一对天作之合的璧人。
金凌又问,魏无羡是什么样的人。
江澄没有回答金凌,江澄看着莲花坞思绪却飘的很远。
魏无羡是什么样的人?
姑苏求学,云梦惊变,逐日之战,夷陵埋骨。
江澄似乎从未看透过魏无羡。

天女山下。
江澄听到鬼将军三个字的时候,感觉一股凉气从后背直窜天灵。
紫电打在魏无羡身上时江澄又怕又喜。
十三年,他终于回来了吗?
江澄想,这次他能保下魏无羡。

客栈相遇。
江澄见到魏无羡时他不再是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了。
江澄骂魏无羡不知悔改。
魏无羡说江澄毫无长进。
云梦双杰早已不复存在。

伏魔殿再遇魏无羡。
与十三年前似又不像。
十三年后魏无羡身边多了个蓝湛,身做召阴旗引阵法破尸群。
是啊,血洗不夜天时的少年在十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阔别莲花坞数十载。
江澄与魏无羡再回到莲花坞。
魏无羡带着蓝湛去了他以前去的每一个地方。
经过一棵树时魏无羡告诉蓝湛当年他曾从这棵树上摔下来过。
蓝湛问他为何会摔下来,魏无羡告诉蓝湛,因为贪玩。
只因年少时不愿被责骂推脱的借口魏无羡却为江澄守了两世。

灵堂相遇。
四尊牌位在冉冉檀香后供着。
这是江澄唯一能软弱的地方。
魏无羡却带来了蓝湛。
江澄伤了魏无羡。
温宁说现在在江澄体内的是魏无羡的金丹,还拔出了早已封剑的随便。
看着三人离开后,江澄看着手里的随便转身进了灵堂。
当时魏无羡若是再往里走他会看见一块灵牌,灵牌上写着——云梦双杰·魏无羡。
桌上摆着一坛天子笑,旁边是那把通体幽黑的陈情。
江澄把随便放在桌上说,老朋友好久不见。

雨逢观音庙。
江澄应该恨魏无羡的,他却恨不起来,江澄知道魏无羡护了自己周全一生。
可魏无羡不知道江澄为了他守灵十三载。
但这些江澄却再也没法说出来了,到底谁欠谁,都说不清了。

江澄对长大后的金凌说。
魏无羡他啊,他就是个贱人。
他是桀骜不驯的魏无羡。
他是多情浪漫的魏远道。
他是云梦双杰的魏婴。

江澄,字晚吟。
三毒入骨,身环紫电。
生父江枫眠,生母虞紫鸢。
其姐江厌离嫁于金子轩,后育有一子名叫金凌。
一生五位至亲,却独身一人。

江澄:未曾辞故人

🌾边城故人.:

江澄:未曾辞故人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江氏家训 




该为舅舅写一篇文章,虽说他作为角色也非真实,但我却觉他离我最是可及,不过毫厘。 




江家有子名澄,十五得字晚吟,绝不屈居人下,生而傲骨铮铮。与魏婴情义过命,十七家族灭门,失丹罹难,双杰失散,一己之力重振族名,担宗主参射日之征,一战立位,名列四族。时年仅十八之岁。蒙魏婴离叛,盟诺尽弃,双杰不再,至亲皆亡于魏婴之手,独抚遗孤,上乱葬,夺陈情,守十三载,任他人肆言。 




于此年而立,魏婴作故人归,与含光相携姑苏,江澄至此,独持一家,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观音庙前,再也说不出的失丹真相,一句“没什么好说的”已道尽他的心寒薄凉。但在他旧梦里,莲花坞七月时节,射筝采莲,从来,未曾辞故人。 




概述语言苍白,无能现他半生悲凉。只知我一心仰慕,愿其安好。 




羡他傲骨铮铮。“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做到了,刻骨三毒,放不下的倨傲是他不肯认输。明知做不到却还要去做,明知天资不如魏婴却仍费尽努力争强。正是那一身傲骨迫其在温氏戒鞭下受尽屈辱,知复丹之由后心崩成潮。云梦江氏仅次兰陵,年尚轻轻名圣手,宗主之威已慑天下。纵然禀赋不如,天成的傲骨立他无及之风。 




羡他坚忍无双。或只见魏婴作少年灵剑风头无两,又谁知江澄深夜舞式汗湿衣裳,却换不回父亲一言赞赏;或只见魏婴斗玄武遍体鳞伤,又谁知江澄七日奔波身心俱劳;或只见魏婴乱葬三月狱成鬼道,又谁知江澄三月孤身己振江家;或只见蓝湛问灵十三载痴念未改,又谁知江澄携陈情十三年待故人归来。 三月,十三载,他始终踽踽独行。十七少年一朝成阴厉宗主,他也曾无忧年华,未变的赤子之心却只能深藏。至亲皆丧,天地孑然,他却无一处可再依靠。只能不负他自己的桎梏与担当:云梦江氏,阿姐遗孤,他一刻不能忘不能放。己有多伤,也强迫自己做出无痕的坚强。 




羡他执着,情义坦荡。“再拐一个弯,他们就要看到在买干粮的你了。然后,我跑出去,把他们引开了。”再也无法说出的真相,即便那一刻知道等待自己的只会是折他傲骨,也未犹豫自保。为至亲,他不惜不报。痕亘胸前伤刻骨,耻铭余生也未曾悔过。观音庙中,刻意的掩饰与金光瑶当胸的一剑,为金凌的换命心滞与为魏婴的自揭伤疤。重提旧诺为何、不过是痴想着那十七年的过命情义,守了十三年的双杰之约。云梦莲花坞仍在,只是人事皆改。过往种种他都已原谅,却一句“食言”断了他赤诚盼望。 




其实他一直在等,等魏婴回来兑现他的承诺,他心中从未有过赤裸的恨,只余纯无望的待故人归。




 众目睽睽,他从未流过的眼泪,他咆哮出的诺言。 “魏无羡,你说过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一辈子扶持我,永远不会背叛云梦江氏,你说姑苏有双璧云梦就有双杰,我问你,这话都是谁说的?!” 




只是他早已忘了,或是始终不愿相信,魏婴带温氏上乱葬岗那一刻,旧言便已不值一提。 




虽极爱那歌词,但一句句还是冗杂且亵渎了。所以还是借其几言作释。




江澄的,未曾辞故人。 




他也曾是莲花坞肆意少年,虽口上不饶人,然年少温软,终不可掩。只正因如此,当年不当念。光阴尽窃,魏婴离世时竟未留他一言, 


也未听得他一言。




 “云漫山青傍青山,寒江无声初融一江寒。” 




莲花坞他孤身重建,亦是孤身撑持十三载。至亲皆亡故,阖宗倚一肩。傲骨铮铮刻了他冷厉面容,镌骨之痛造了他阴沉眉峰,但十三载一刻未忘,陈情故人,未了恩仇,所负的情义即便通晓,又是谁欠了谁而未还?




 “往事如窗余下半截的烛,堪剪不堪燃。” 魏婴即归,也非归他之围。姑苏云华明灭,他再无可言,旧诺已折,更有何期?莲花,湖光一片。 




又谁知那日夜心魔,十三载中挫骨扬灰的梦魇,辗转难眠,洒敛心事,亦敛无人知的负义从前。 




“池影为宴过后,山高水远,承浮云一别。” 欺我沉你于怀,永不挂牵,只那少年到而立的一声魏婴,又怎能辞别。




 “没什么好说的。” 




江澄,其实你一直,未曾辞故人。 




至亲五位,其在世,仅旧事故人。 






每当觉得有什么做不到,眼前闪过江澄,便再无言可答。他不像主角那样有绝对的人格,高远的心境。他心有常人三毒,傲骨铮铮,但他什么都做到了。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半世从未认输。 那是种温暖而又苍凉的力量,独行世中,倔强地极致他的家族振兴与担当。 




于是他的云梦江氏,我的梦想。 




挺立着同一种深情傲骨,去做到。




 同时也心疼着他的难达深情,他的傲骨,他的无所依靠,他的孤影单薄,他的遍体鳞伤,希望他余生安好无扰。需要有人来陪他,破他的桎梏,破他的云梦为缚,破他多年的陈旧心防。 




于是,百战柳清歌。 




同样的傲骨,同样的倔强,屡败屡战,情深才伤。 




相持相依相护,并立临风,时日便好,无恙。 




你的意难平,你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你的不惜己甚,你的执着情义,你的倔强坚忍,你的傲骨铮铮。




这是我爱的那个江澄,阴鹜桀骜冷厉阴沉的江澄。




 明知自己怎能撑下去,还要努力背负一个人往前走。还好,总有个人在前面等你。




 未曾辞故人,无妨。存是为幸,你仍记得时光。 




世界上最好的江澄。 云梦江氏宗主,江澄江晚吟。




 “其人如何?” 


“阴鹜冷厉,桀骜阴沉。” 


“可否具体?”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空守十三载陈情,傲骨铮铮。”


未曾辞故人。 



附摘录一段。


 江澄其人,书中出场三十余次,台词共九百一十一句,话中带刺一百九十七句,哭有四回,笑二十七次,真心笑只三次。金丹两颗,戒鞭痕一道,任宗主时十七岁,挚友始终皆由“对不起”一声。曾佩随便候三月,执陈情寻十三年。独守一家,刻骨三毒,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边城
2018.4.27.



-------算不算复述原文???借用歌词致歉😉

《往生人》有感(下)

赤槿:

感谢长评啊啊啊啊啊!解读超棒!!啵唧啵唧!


无风windy:




《往生人》的前四篇是姐弟中心,那么后四篇就把格局展的更为宽广了些:有母亲、有父亲、有挚友兼师兄。




当然,玻璃渣也更多了(bushi





(五)母心




或许在原著中,虞紫鸢永远是一副冷厉、强势、严苛的女人的形象;




或许,在很多人心中,虞紫鸢作为江枫眠的道侣,没有顺从江枫眠而是次次顶撞,不是一个好道侣;作为江澄的母亲,没有给予江澄应有的母爱,而是严格要求、不停训斥,不是一个好母亲;作为云梦江氏的主母,没有遵守家训,不是一个好主母。




但是,在我心中,虞紫鸢可以不是一个好道侣,但是绝对是很好的母亲、优秀的主母。




虽然在原著中虞紫鸢对江澄的要求严苛,但严苛的背后却包含着深深的爱意,她何尝不想抱住儿子轻轻抚慰他?但她的身份不允许,江澄的身份也不允许她这么做。




江澄不仅仅是虞紫鸢的儿子,还是云梦江氏的少主,注定了不能像普通的孩子一样。




而虞紫鸢又不仅仅是江澄的母亲,更是江氏的主母,所以她必须培养出一个合格优秀的少主——更是未来的宗主,这是她身为江氏主母的责任,而她也很好的履行了。




在原著中留给江澄的最后一面,虞紫鸢终于褪下强势的外壳,把最赤诚,最滚烫的母爱给了江澄。




【这一下抱得十分用力,仿佛恨不得把江澄变成个小婴儿塞回到她肚子里去,叫谁也伤不到他,谁也不能让他们俩分开。】




可惜,这样的母爱,江澄感受到的太少,也太晚了。




说起来虞紫鸢跟江澄,就得提两句虞紫鸢跟魏婴了。




虞紫鸢对魏婴的态度可以说是很不善,这也是原著中她遭人诟病的一大原因:她护江澄那么紧凭什么不对魏婴这么好?魏婴要比江澄好多了!




我就想问一句了:虞紫鸢凭什么要对魏婴这么好?




魏婴是很出色,这不错。




但有那个母亲见得自家孩子被处处压一头还没有个外人能得父亲喜欢?有那个主母能看他犯了规矩而不惩?




而且虞紫鸢虽然讨厌魏婴,说魏婴是家仆之子,还恨不得掐死魏婴,但却是始终护着他——终究是自己看着长大的。




当初莲花坞里,虞紫鸢说着要重罚魏婴,最终也只不过跪跪祠堂、挨两下戒鞭,过不了多久便又是活蹦乱跳的魏婴了。




当初在王灵娇闹事时,虞紫鸢明明知道按照王灵娇说的做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却断然拒绝,只是打了魏婴一顿,还暴揍了王灵娇一顿。纵使是虞紫鸢自身的身份与矜傲在作用的结果,但也有这么一点对魏婴的关爱在内。




更别说从后来魏婴的描述中,虞紫鸢并没有下狠手,看起来严重,实际上不过是普通的皮肉之伤。




话又说回来,其实虞紫鸢对于江澄并非是带着责任的爱意,她的爱体现在平常的一点一滴,只是她不会表达,只是默默地去爱他。




江澄在这一点上真是像极了虞紫鸢。




看原著的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是江家祠堂的时候虞紫鸢也在,会不会后悔当初保下了魏婴而不是把他交给王灵娇?会不会后悔让魏婴去护着江澄?会不会恨不得一鞭子抽死魏无羡?




大大的文章中虞紫鸢的表现很符合我心中的形象,哪怕是带上的哭腔都可以理解。




就像是大大文中所说的一样:【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伤害却无能为力,对于一个母亲而言,是最痛苦的折磨。】




或许,对于虞紫鸢来说,江枫眠用不着她护着;江厌离有金子轩;魏婴有江枫眠。




只有江澄,在她心中,还是那个小小的幼童,是让她护一生的孩子。




【她可以对他冷言冷语罚他跪祠堂,却绝对不会容忍别人动他半分。】




【可她保下来的这个人,却伤害了她的孩子。】




【还是说死过一次之后,我江家在你眼里只是不堪回首的痛苦过往?!凭什么你断的干净潇潇洒洒,却要留下江澄记着过往独自守着江家?!】




【你想与过去断个干净?好,那我便问你,我江家为谁几乎满门被灭?我儿子为谁失了金丹挨了戒鞭?我女儿为谁惨死?我孙儿因谁无父无母?】




【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伤害却无能为力,对于一个母亲而言,是最痛苦的折磨。】




PS:我能说看虞夫人怼忘羡看得我很爽吗?虞夫人简直是帅爆了!突然嫌弃她的道侣……赶脚江枫眠配不上她……(怕被虞夫人拿紫电抽赶紧跑!)




PPS:看到最后的小剧场突然笑出声,虞夫人的方言真是……毁了严肃的气氛2333,还有心疼一下蓝二……的忘机琴,顺便问一下,最后江枫眠“嗷”一声是被虞夫人揍了吗?2333




PPPS:原装羡终于出来了,庆祝撒花!






(六)父意




对于江枫眠这个人,原著中的笔墨很少,更多数是跟虞紫鸢的争吵中,或是对魏婴的维护又跟虞紫鸢的争吵中出来的……这么一想,居然有点悲催……(我才不承认自己差一点笑出来)




咳……严肃。




不得不说,江枫眠可以是个好宗主,可以是个好兄弟,却不是个好道侣,更不是一个好父亲。




他跟虞紫鸢的争吵从来都不避着江澄,当然,也不是说虞紫鸢没有责任,但江枫眠也是逃不掉的。




他宠着魏婴,却未免太冷落江澄,不管是因为为了培养一个合格的少宗主,还是不喜他的性子,江枫眠至始至终被江澄接受到的父爱也只有这么一点。




虽然最后与江澄跟魏婴分别那里刷了一把印象分,但也只有那一次。




而大大文中的江枫眠,可以实实在在的看出来他是爱着江澄的,不然不会发怒,也不会在最后对江澄说【你娘和我,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




【没有哪个父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被人如此伤害。】




【阿澄,你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失望过。】




【你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




这两句话,若是江枫眠能在生前对江澄说出来,江澄该会是多么高兴啊!对于一个被父亲抱一下都要高兴好长时间的江澄来说,这大概是来自于父亲最棒的关爱了吧。




可惜,江枫眠生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是意识到了但就是没有说出来,还一直偏执的认为江澄不懂江家家训。




但偏偏是这个他认为不懂江家家训的少年,以一人之力挑起了云梦江氏的大梁,硬生生扛起了本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少年的责任,振兴了云梦江氏。




我想,若是江枫眠真的能够看到的话,定是会像文中一样为有江澄这样的儿子而感到骄傲吧。




【他希望他们可以看着他,告诉他,他是他们的骄傲。】




【你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




PS:其实还想多写一点来着,结果发现对江枫眠的怨念太深,怕写着写着就怼起来了…于是就不写啦




PPS:把忘羡赶出去了真的很爽!2333……原装羡还是没有上线呐,干脆就在下篇一起写吧!




PPPS:嗯,看篇幅长度就知道我爱虞夫人爱的比江枫眠多多啦!虞夫人我是你的小迷妹!






(七)陈情




在这章之前,原装羡就已经出场啦,只不过不好写,才全部堆到这里来……




之前看原著的时候就觉得玄羽羡虽然不错,容易招人喜欢,但比起来原装羡总要少一点什么,没有让人有那种燃烧起来的少年意气了。这可能是年纪大了的事(……),但是对于江家、对江澄、甚至对不夜天城的态度,都让我感到有些不对。




对于江家,他不敢回或者说是不愿意回;对于江澄,他躲着,不愿意面对;对于不夜天城,他逃避责任,他卖惨。




这样的人,真的让人有些陌生。




他一开始对江澄的态度,让我认为他们不过是没有多少交集的陌生人,看到后来我整个人都蒙了,他们一起长大的?看不出。




尤其是不夜天城的那件事,他不愿意承担责任,他说,你没了一条腿,我碎尸万段,死无全尸;你失去双亲,而我早就家破人亡,被家族驱逐,是条丧家之犬,双亲骨灰都没见着一个。




恕我直言,这里面的逻辑关系,我真的没抓住。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我也没看见。




当时积极承担责任的魏婴,我没看到。




大大文中的原装羡的一段话很戳我:【谁都护不住,谁也救不了,一事无成,万人唾骂。】【我活该魂魄离散,活该不入轮回,师姐,我杀了金子轩,害死了你,还失控杀了好多人。我罪不可赦。】




这是一只积极承担责任,不逃避的原装羡,那个能让我喜欢甚至心动的云梦魏婴魏无羡。




好吧,说着说着好像又怼起来了。




来说云梦双杰。




云梦双杰,在原著中,只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梦,是江澄怀揣了近二十年的梦。




魏婴年少轻狂的话,江澄看起来不在意,但却默默放在心上,记了将近二十年,终是不可得。




其实就我个人理解,江澄一开始对魏无羡还抱有期望,想要把他带到江家,跪祠堂,挨鞭子,然后再让他换上江家校服,做回江家人,当他江澄的下属,履行他当初的诺言。




但魏无羡一次次的击碎了他的期望。




先是大荒山,再是江家祠堂,又是观音庙。




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让他彻底死心。




不知道如果少年魏婴亦或是重生前的夷陵老祖魏无羡看到了,会不会想把玄羽羡揍上一顿,还会不会认识这个陌生的自己。




就像文中所写的一样,魏婴都不想承认那是他自己。




魏婴对江澄在乎到什么程度,不仅从原著中,在大大的文中也能看见不少。




看到江澄流血,他会着急、会心疼;看到江澄哭泣,他会安慰他,而不只是一句冷冰冰的“对不起”;看到江澄孤单一人,他会站在他身边,告诉他你不是孤单一个人,从来都不是。




他理解江澄,也会包容江澄的小性子;他勇于承担责任,绝不逃避;他遵守诺言,始终站在江澄身侧,由不得别人伤害江澄半点。




江澄的心思,他的赤子之心,魏婴都能看到。




江澄,也至始至终护着魏婴。




看到魏婴怕狗,他虽是不愿、虽是喜欢的不得了,却还是帮魏婴把狗赶走;看到魏婴的光彩,他纵然羡慕嫉妒,却也始终正大光明的争夺;看到魏婴对他做出誓言,他看似满不在乎,实际上记得比谁都要清楚。




他理解魏婴,嘴上抱怨着还没次都给魏婴收拾烂摊子;他争强好胜,却不使小手段;他重情重义,明知魏婴给江家带来的大麻烦,却还是尽力的保住魏婴。




多美好的云梦双杰呦!




落得那等地步,真叫人唏嘘不已。




还好,还有同人文。




在那个世界里,魏婴跟江澄始终都是云梦双杰,再不回落到原著中的下场。




江澄最后的那句对不起(原著),真的让人揪心,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他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凭什么最后要跟魏无羡道歉?他为了魏婴失去了那么多,他凭什么不能恨他?




这个时候,真的好像有个魏婴蹦出来跟他说:【江澄,你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恨我。】【你是江叔叔跟虞夫人的独子,是师姐的亲弟弟,是江家的宗主。你的命多金贵啊,比我值钱多了,凭什么……凭什么要为了我去送死?】【你看,还是我欠你多一些,我还都还不清。所以你,完全可以恨我呀。】




大大的文,真是读了让人欣慰,又让人心酸。




从和解到陌路,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恨他吧,他欠江家的,这样他就有理由留在莲花坞了。】




【这样他就有理由回家了。】




【魏无羡的笛子他一直都藏着,魏无羡的话他一直都记着。】




【莲花坞没有养狗,连金凌的仙子都不让进,好像在等一个随时会归来的人。】




【江澄会把最珍视的,小心翼翼地藏在最柔软的地方。】




【江澄,我回来了。江宗主,我就在这里。】




【我就在这里,就在你眼前,就在你身边。】




【你从来都不是独自个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PS:魏婴跟魏无羡并不是混乱,而是我的私心啦……






(八)往生




云梦双杰和解了,江厌离的执念也放下了。




她知道,有魏婴陪着,江澄以后会很好。




于是,她该走了。




到最后,江厌离也是在为江澄着想,她不忍心让江澄再悲痛一次。




所以,她选择了为三位在世的至亲做了三碗莲藕排骨汤,然后独自离去。




却不想,姐弟连心,江澄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还是找到了江厌离。




作为为数不多的见面,这一面,竟是要再次分别。




江厌离痛,江澄痛,魏婴也痛。




江澄和魏婴伏在江厌离身上,失声痛哭。像是两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仿佛一霎那有变成了那夜的两个孩童。




不,在江厌离心中,他们再怎么长大,也始终都是她的弟弟啊,始终都是那两个被她一前一后带回家的两个孩子。




多么炙热的亲情,化作泪水灼伤了江厌离的肩膀。




纵使再不情愿,离别之时总要到来。




幸而,他们都很幸福。




在阴间,江厌离有父母等待,有心爱的道侣,有一个温暖的小家;在人间,江澄有魏婴陪伴,有偌大的莲花坞,也有了一个家。




他们,都很幸福。




PS:因为是最后一篇,所以就彻底放飞自我浪了起来,也不按照原来的套路走,不想再截文中虐心的句子硬吞一口玻璃渣……




有这样的梦境,江澄一定睡得很安稳,祝他每次都是好梦。




因为上一次像简介,这次就改了一下格式,但还是看着不大好啊啊啊!




文笔渣,含有粉丝滤镜,可能还显得有些仓促,希望大大不嫌弃,另外,文中可能有过激的地方或者是我发的牢骚(评论着评论着就开始怼人这个破毛病到底啥时候能改掉啊啊啊),跟赤槿大大说对不起啦!




最后再次热烈的表白赤槿大大!爱您!比心心!!❤️❤️❤️




@赤槿

















《往生人》有感(上)

赤槿:

被数学搞疯的我满血复活,感谢长评!不不不,我这种意识流肯定还是ooc了哈哈哈哈,谢谢你夸!


嘤,你看得这么细致我都要哭出来了QQWQ这篇完全是以江氏姐弟为中心展开,家人视角的江澄嗯……是不一样的。不被身份和责任所局限,仔细想想,他们只是姐弟而已,是把对方看得比命还重要的至亲。


哈哈哈写得真的更偏向简介,但是都很好,啵唧啵唧!


无风windy:




首先表白赤槿大大带来的《往生人》,为江澄编制了一场美梦,也为我们这些澄粉编制了一场感动。


大大的《往生人》涉及的面很广,有亲情,有友情,有爱情,有喜有乐,有悲有恨,对情感把握得当,恰到好处,点到即止,不会让人觉得OOC,又让人看到了原著中众人隐藏着的一面。


概括完,稍微细讲一下了。


(一)归魂 一开头,是江阿姐江厌离明能渡河却不可渡河的一幕,为什么呢?因为她在世间还有牵挂,而且执念很深。


执念在谁?弟弟江澄。


对魏婴虽然也有牵挂,但或许是因为亡前与他说过话还是什么别的,确是没有对江澄的执念深。


毫不犹豫地滴下三滴血后,江厌离便重回了世间,见到了那个她心中牵挂的少年。


少年明明疲累不堪,却仍是咬牙坚持,靠尚显稚嫩的肩膀扛起了整个莲花坞。


独自一人,咬牙坚持。


当看到少年紧握着魏无羡的陈情跪在祠堂中央的时候,我不敢想象身为江澄的姐姐,江厌离心中会多么痛惜。


那可是她打心底宠爱的弟弟啊,却被现实磨去了少年的意气风发,早早的承担起了本不属于这个年龄的重担。


江厌离是江澄的姐姐,又怎会不了解江澄的情感?所以,哪怕江澄脸上没有半点泪水,她也知道,她的弟弟,在哭。


她心疼,却没办法传递给他;她想安慰他,他却感觉不到她,即使她抚着他的脸,一遍一遍重复着“别哭”二字直到自己泪流满面,他也感受不到半分。


两人明明尽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他们都不在了,阿澄要怎么办?】


【被留下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不忘旧情,陈述衷情。可如今还有何人,能让他述衷情?】


【阿澄,别哭。】


【别哭啊,姐姐在这里呢。】


(二)咫尺


一年新春仍到来,欢声笑语却不复。


或许对于莲花坞中的其他人,是没有什么大变化的,鞭炮灯火样样不缺,但对于江厌离来说,想来应是觉得太过孤冷了些。


没有阿爹温和的叮咛,没有阿娘隐藏着关爱的厉声训斥,没有阿羡跟阿澄的嬉戏打闹,没有众师弟们的鸡飞狗跳。


只剩下阿澄一个人了。


江厌离一点一点看着莲花坞恢复元气,看着江澄从少年变成独当一面的宗主,看着他原本柔和的杏眼被磨出锐利,内心定是复杂极了。


骄傲、自豪、心酸、心疼……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发酵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


为弟弟欣慰的同时,她多么想抚着他的脸,让他不要这么努力,好好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体;多么想牵着他的手,告诉他没关系,姐姐在你身边;多么想挽起衣袖,再为他做一碗莲藕排骨汤,驱散夜晚的寒意……


幸而,命运总是垂怜他们的。


江厌离,终于能跟江澄说上这么几句话。


“阿澄,姐姐以你为傲啊。”


“嗯,阿澄,是姐姐……是我,不要怕,阿澄,姐姐在这里。姐姐一直在。”


或许,对于江澄来说,这两句话比什么都要珍贵——他抓住了江厌离还在的希望。


纵使,希望过后,是更深的痛苦。


江厌离,也只能跟江澄说上了两句话。


两人一步之遥,却隔了一个世界。


【爹,纵然阿澄不是你最喜欢的孩子 却是你最该为之骄傲的孩子。】


【阿澄有姐姐呢。】


(三)无寻


时间流逝,江澄被岁月一点点刻成一位合格的宗主,也变得越发的孤傲。


江厌离,亲眼见证了这一过程。


她看着江澄去相亲,提出的要求字里行间却都是她的影子;她看着江澄捉鬼修,每一鞭子下去都带着刻骨的恨和殷切的希望。


江厌离明白了,江澄在找她,还有魏无羡。 十三年的岁月,江澄从未放弃过。


然而终是无用功。


赤槿大大对于江澄江宗主的描写很细致,总有一种让人疼惜的魅力,但却又觉得这样是不对的。


【可江澄不稀罕别人的理解,也厌恶别人的怜悯。】


虽然我并没有怜悯他,只是心疼,但想来若是他知道了也是不在意的。


心疼,我并没有那个资格。


江枫眠可以,虞紫鸢可以,江厌离可以,魏婴可以,师弟们大概也有资格。


我这个局外人,没有什么立场。


大大中间还穿插了幼时的回忆,幼时越甜,现实越虐……QAQ


姐弟三人,最终还是同道殊途。


【江厌离做到了,这一生,她都在护着江澄。】


【可这把剑没有鞘,终究是没有归宿,只能饮血暗斩,决绝狠历,保护自己。】


【更何况,其实是他们三人,亲手折断了鞘。】


【阴阳之隔,咫尺之遥,莫过于此。】


【为了江家,为了金凌,为了逝去的亲人,他要活下去。即使这条路让他痛的要命,他也要挺直脊梁,走下去。】


【江澄为了她,什么都可以做。】


【纵使他找遍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江厌离,第二个魏无羡,第二个江晚吟。】


(四)梦得


这一章,又甜又虐,甚是酸爽。


开篇的回忆杀我给十分,幼时的魏婴跟江澄,还是相互斗嘴相互包容的兄弟俩;幼时的江厌离,也不过是兄弟俩的最喜欢的姐姐,还没有后来的恩恩怨怨发生。


幼时的魏婴,那么的护着江澄,凡是别人嚼了舌根,暗地里认为就做家主来说,江澄没有魏婴有资格,都会被他揍回去。


自家师弟们暂且不说,自家的就算了,敲两下头作为警示,别人家的……不揍回去他就不姓魏!


但在虞夫人问他原因时,硬是不肯说,与江厌离一起保守着这个小秘密,最后被罚了跪祠堂和抄家规。


而江澄,虽然表现的漠不关心,但还是偷偷地模仿着魏婴的字体帮他来抄家规。


这么美好的云梦双杰,最后怎么落得了个分道扬镳的下场呢?


而江厌离,也不能再护着两人了。


在最后推开魏婴的时候,江厌离也没有后悔,不只是因为他是她弟弟,更是因为她觉得魏婴比她更有用,能护着江澄,帮着江澄,把江家,把莲花坞发展壮大。


可是,江家阿姐,头一次看走了眼,头一次看错了她的一个弟弟。


当亲眼看着魏无羡同蓝忘机一起攻击江澄的时候,我不知道江厌离心里是否有后悔,是否有后悔她救下了魏无羡让他来伤害江澄,是否有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尽力活下来陪在弟弟身边。


但我知道,江厌离内心一定很痛,痛的快要裂开了,痛在忘羡两人攻击江澄,痛在自己无能为力,痛在双杰不复,痛在她所熟知的那个名为“魏婴”的少年已经变得如此陌生。


她坚持不住了,于是她跪在父母灵前宣泄般的大哭起来。


奇迹,就在这时发生了。


江澄,再一次看到了江厌离。


不只是江澄,魏无羡与蓝忘机也都看到了。


由于江厌离,事情开始有了转机。


魏无羡没有再跟着蓝忘机走,而是选择了跪祠堂。


【我要跪祠堂,三天三夜,三年五载都没关系。】


双杰的关系,出现了转折点。


姐弟三人的命运,也出现了转折点。


【她的语气格外温柔,那是她现在唯一能给江澄的安慰。】


【既然有人伤害他,就有人会护着他。】


【他连师姐都不敢叫了。】


【她想起曾经莲花坞的静好岁月,他们还都未曾颠沛流离,未曾生离死别。】


【我不走了,我就在这里。】


【有时候,她会产生一种什么都没变的错觉,直到发现自己不能一手牵住一个,也不能劝他们停下。】


【她才会猛然记起,他们是生者,而她只是死者。】


【江厌离知道,江澄答应她的,一定会去做。】


【一个两个,都那么要强,只会默不作声地把一切往身上扛。】


【云梦双杰,就是一场梦吗?她不想让这个承诺支离破碎。】


【醒过来,才能守住真正的梦。】


呼……总算是把姐弟中心的四篇弄完了,剩下四篇……再找时间,一定至少要把正文的八篇弄完!


本来是想直接叙述自己的感受来着,结果没停住笔,不知不觉写偏了,好像成了每篇简介……


咳,我觉得大大文中,无论是江厌离,还是双杰,甚至是蓝忘机(仅限于前四篇的人物)都完全没有写崩。


特别是江厌离——这个温柔善良的姐姐。


每次看有关于江厌离的文章或是视频,刷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师姐”,就连“小有名气”的同人歌《同道殊途》里,江厌离的台词都是“添碗莲藕排骨 唤声阿羡,可有谁泪入嗓眼”。


全部都是跟魏无羡有关的。


凭什么啊?明明江澄才是江厌离的亲弟弟,魏无羡再怎么相近,也不是最亲的。


可是,一提到江厌离,大部分人第一时间响起的不是她的亲弟弟江澄,甚至不是江枫眠虞紫鸢莲花坞,而是魏无羡。


这可能是由于原著中没有重点着墨江厌离与江澄的姐弟之情,而是更多的放在了江厌离与魏无羡上,这个倒是无可厚非,毕竟原作的主角还是魏无羡。


但不夜天城那儿我觉得真的太过了,江澄抱着江厌离问她怎么样,可江厌离没有回答,只是给魏无羡说着什么,直到死,都没能给江澄留下哪怕是一句话。


可以说,原作中的江厌离,是最好的师姐,却不是最好的姐姐,不是最好的母亲——人物形象倒显得有些单薄。


但大大文中的江厌离却是让我看到了一个关心弟弟,凡是都为弟弟着想的姐姐,江厌离的形象,瞬间就饱满了起来。


不再是全部围绕着主角,而是一个单独的,有自身魅力的人物。


先说声抱歉,好像给大大发了牢骚,希望大大不要放在心上。


感谢大大带来的江家阿姐,感谢大大带来的每一篇感动。


最后(不要脸的)表白一下赤槿大大!


PS:关于江厌离,我绝对没有黑她的意思,超喜欢厌离小姐姐的!


PPS:希望大大不要嫌弃我的渣文笔,真的写不出来江家三姐弟的万分之一好QAQ。


PPPS:如果文中什么东西给大大造成了麻烦,请大大立即告诉我,我立马删文。


@赤槿